梵星澜°

一个放文的地方

今天组织学习了相关法律法规.....有强烈的欲望想跟大家分享

困@MOON:

比起一味恐慌还是好好看一眼法律叭


小夏: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天信息安全部的同事给我们培训了相关法律法规.....




主要包括“低俗信息13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信息安全部和法务部门提醒我,注意是不是走在违法的边缘😢😢😢




我会认真思考的,也想分享给大家。如果大家在LOFTER这个平台玩儿的还不错,很开心,请珍惜这个平台。




请随时提醒我,拜托大家了!🙏




——其中“低俗信息13条”(由国务院新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确定)判定标准如下:




1、直接暴露和描写人体性部位的内容; 

2、表现或隐晦表现性行为、具有挑逗性或者侮辱性的内容; 

3、以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的语言描述性行为、性过程、性方式的内容; 

4、全身或者隐私部位未着衣物,仅用肢体掩盖隐私部位的内容; 

5、带有侵犯个人隐私性质的走光、偷拍、漏点等内容; 

6、以庸俗和挑逗性标题吸引点击的内容; 

7、相关部门禁止传播的色情和有伤社会风化的文字、音视频内容,包括一些电影的删节片段; 

8、传播一夜情、换妻、性虐待等的有害信息; 

9、情色动漫; 




10、宣扬暴力、恶意谩骂、侮辱他人等的内容; 




11、非法性药品广告和性病治疗广告等相关内容; 




12、恶意传播侵害他人隐私的内容; 




13、推介淫秽色情网站和网上低俗信息的链接、图片、文字等内容。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淫秽相关法条如下:




第三百六十三条 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明知他人用于出版淫秽书刊而提供书号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六十四条 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制作、复制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组织播放的,依照第二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六十五条 组织进行淫秽表演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六十六条 单位犯本节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六十七条 本法所称淫秽物品,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




有关人体生理、医学知识的科学著作不是淫秽物品。

包含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


好恶心啊! @伊领子 小心点

小满天星:

……惊得不知道说什么

大家小心点………………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到底是哪些傻逼在举报啊?

昨天和共傻讲了快仨小时的文章大纲,结果发现,最后结尾无论怎么样都是烂尾的be,不如说,我草稿只打到了全本的四分之三或者三分之二的地方就停笔了。结果想了半天,四个结局都让我不满意。
尤其是怎么样都无法改写be的结局。我这个亲妈是魔法少女小圆看多了吗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吗?
可是不这样剧情推动不了啊太欢快结局更烂尾ooc啊
我自闭了。再见。

于是乎决定在lof这里放下码文好了。反正也没人关注我正好方便投稿文存放

dd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雷安/R18】画地为牢(上)

仲夏AlisoN:

之前被我删了/捂脸


感谢官爹!我推结婚了!
没事逻辑的的车,故事剧情看看就好
纯为自己爽,考试周要消失一会儿
语早死的小学生文笔,我流ooc警匪pa,别怕,不是刀



——
——


爱虽可为你们加冕,也能将你们钉上十字架。
他虽可助你们成长,也能将你们削砍剪刈。
——纪伯伦


——
——


+我v❤看最新高数❤教材

2017.3.14白色情人节贺文

给予你糖果的芬芳
三月十四日 天气 晴

日本的春天相比其它同纬度国家总是的要迟些。即使到了四月樱花盛开东京也会有鹅毛大雪欣然而下。相比起其它的国家的有人来说是一件很惊奇新鲜的奇观,可对于当地的居民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不定为奇了。每逢这草长莺飞樱花撑开的时节,有名的公元或樱花树下的地方早已占满了等着喝酒观赏樱花的人们。不过比起中国的重阳节,日本的赏樱人士可比中国多了不知几倍。樱花开放的天数区区可待,但要想订下树下的位子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横滨的位置相比起东京靠南一点,自然樱花盛开的时间也比京东早些。可虽是如此,在三日中“一日三变天”的月份里,花是没开出几朵来,可也暖的下不了雪。

即使这样,樱花树下也早已沾满了赏樱的人们。坐在才长了些嫩尖叶的樱花树下,背靠着依旧有些冻人的春风,武装侦探的各位又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和帽子。谷崎兄妹穿着一件短款羽绒服,中岛敦也贴心地把自己的外套给了小静镜花,而太宰治则仍穿着那件身经百战的卡其色大衣,不过脖子上却围了一条砖红色的围巾。

今天早上去侦探舍打卡太宰治那显眼的围巾已经被与谢野他们调侃了个便,现在在这樱树下正常待着,也还是躲不过中岛的窃窃私语。

或许是因为自己太受欢迎了才导致他们误认为是女人送的吧。太宰治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也怪,平时那泡得一手好妞说得成串的情话的国际交际草太宰治,今天竟没收到什么礼物,实在是让人很吃惊、费解。

因为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上一个日的情人节,新人中岛敦也终于见识到太宰治的人脉力Max 时是什么样的场景。他敢用自己七十亿的赏金发誓,他现在还记得所有人吃了两周的巧克力的恐惧感,如果什么东西可以打败他的话,那么除了穿着SM皮衣的芥川龙之介以外就是巧克力。

所以,当看到今天的太宰先生没收到礼物时中岛敦的第一反应竟是激动的叫了起来。

太宰看着活蹦乱跳的中岛一阵苦笑。今天的侦探舍跟本没心思工作。所有男性都忙于给情人节发巧克力的女性回礼。反正是和平时期,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社长也不会去管,干脆大手一挥放假赏樱花。于是太宰治在众人拔高了几百分贝的狂欢中打电话给异能特务科订票。

想他们这种高等级的社会私密人物,自然不能出现在普通民众出现的地方。风风火火忙碌的众人在几经迷路的导航带领下终于到达了一座山峰的山脚下赏樱。那座山也叫不上名字,山顶上因为海拔原因,顶着一层厚厚的冻雪层。山脚边是一片像蓝宝石一样美丽的天湖,山的影子和樱花树全都倒映在这平静如明的湖中。顺着往对岸望去,远边的村庄,袅袅饮烟正像云朵一样层层地向天上冒出飞去,美不胜收。

太宰治既没有跟江户川他们闹,也没跟国木田吵嘴,今天的他安静的不象样,袅色的眼瞳毫无波动。他静静的盯着湖中的樱花树发呆。一阵微风吹来,樱花瓣稀稀地落入水面上溅起点点涟漪,太宰治的眼睛动了动,伸手欲抓住什么,一片花瓣落入了她的掌心。

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太宰”

中原中也伸手接住了一片迎风吹落的花瓣。

“你看,这樱花,像不像飞舞的雪花?”

“恩…中也的想法总是很美好啊。”

“当然了,我可不像你一天到晚的只知道自杀”

“站得高,望的远,见的多,想的杂,中也你还太矮,等你到和我一样高的时候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

“我去太宰治!!!你找打是不是!!!!”

太宰治被中原中也追着,跑过了一条条小路。穿过了一条铁路。

铛铛的铃声提醒着人们火车要来了。可中原中也却不怕死地冲了过去。无奈太宰治晚了一步,禁止通行的桅杆已经降下来了。

“中也!”

太宰治担心的望着对面的中原中也。

“太宰。”

“要是还能来看樱花就好了。”

太宰治把玩着那篇樱花瓣,把他伸到眼前仔细打量着。

初生的花瓣洁白如雪,只有边缘才可怜地有一丝淡淡的粉色。红豆般大小,真和一片雪花差不多大。

太宰治扯了扯嘴角,又一阵风吹过,手心里花瓣被卷走,慢慢悠悠地飘到了湖里。

太宰治还在对着空白的手心发愣。

自己是多久没在这樱花树下待过了。

回忆起上次,还是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横滨没有现在这么暖,可樱花树却还照样盛开,红叶大姐带着他和中也,破天慌地去赏了一次樱花。那是太宰治第一次见到樱花树盛开的场面。一棵巨大的百年樱树全枝盛开,粉白的樱花花瓣如同雪花般漫天飞舞。微风吹来,树上的花瓣被风卷起而舞动,飘落。淅淅沥沥地撒在他们的头发、肩膀、衣服、地面上。从那时起,这个生长在黑暗中的孩子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的深处生根发芽长大。

他从未知道世上还有如此好的事物。

那天,他和中也玩了整整一天的花瓣,知道挖完上他们才在尾琦的呼唤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太宰还用中也的帽子装了一堆花瓣,可惜被中也戴上了时撒了出来,洁白的花瓣全部落在在中也橙色的头发和衣服上,像个“樱花女”

结果中也连打了几个喷嚏被尾琦口叶心疼地带走了。

他并不是没有收到礼物。

今早上街,依旧有很多女士不死心,找他送礼物,不过他连看都没看转个街角就扔了。

越是心烦的时候烦心事也越多。

给与谢野晶子小姐和小镜花的礼物该是什么呢?

他穿过一个街头,天边下起了绵绵细雪。

他走过四字路口,一片樱花瓣悄然落下。

泉镜花对樱花果冻开心的不得了。

一向喜欢美食的镜花小姐对吃的简直毫无抵抗力,加上少女心的粉红色和里面完全展开的樱花花瓣。

少女心爆棚啊!

镜花双眼发光地举着一大包果冻看了又看,连带着中岛敦都被这美丽的外貌吸引了过来,眨吧着他紫金色的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果冻。

与谢野那边也没好到哪儿去,身为女强人的她实在受不了几个老爷们这么闪着星星眼像哈巴狗似的盯着她---的果冻,干脆也别心疼了,一个一人分了吧,正所谓有好大家分嘛。

于是谷崎妹妹和小镜花见医生这么做,自己也给纷校仿起来,大家吃的倒也开心。

下午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三点,侦探舍众人收拾好行李开车走人。一想到明天又得恢复上班打卡的生活,众人难免有些苦着脸。社长见员工如此萎靡不振,只好从怀中掏出了一副纸牌,于是在回去的旅途上众人又欢快地打起了扑克。

车一进入市区,道路两边早已灯火通明。街边的樱花树下坐满了前来赏樱的人们,坐在蓝色的餐布上,人们一遍碰着小盅,一边谈笑风生。好不热闹。到了侦探舍后众人就各自分散了。可太宰治却绕三个圈,走向热闹的商业街…….

中原中也的表情比日了狗还复杂。

一大早,因为白色情人节的原因,人流量增加,造成任务执行难度又高了一级,加上部下们每逢节假日必犯的懒病,使他今天整个人都很不爽。

累!烦!

森欧外一大早便被艾丽斯拖出去了说是去过“白色情人节”。部里的人从森Boss走后就跟林黛玉一样一样提不起劲,害得他大发了一通火才懒懒地去干活。

晚上可算能消停会儿了,中原中也只想快点开车回家,可偏偏又接到了广津先生的电话,说什么有一个重要人物想要立刻见他请立刻去多梦酒吧。

听到广津先生的消息,中原中也也不好说什么,挂了电话后的中原中也咋咋舌,不满地咽下满肚子的火,挂挡转弯又向商业街开去。

节日的商业街不是一般的堵,离目的地还差三公里,中原中也的车基本动不了了,无奈的他只好找个地方停车。

可是….

TMD连个车位都没有!

中原中也愤怒地望着前面看不到尽的一排排车,干脆地拿出手机报警。

恩,敢跟爷抢地,你们太嫩了!

谁说港口黑手党不会干好事的?我们是日本黑手党不是日本黑社会,我们是有素质的高能土豪组织!

事归事,回到当下,中原中也还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商业街。

走完一公里时他就不耐烦了,这里到处都是一对对秀恩爱的青年男女,加上堵车连绵不断的车笛声,搞得中原中也是越来越烦了,终于,在走到第三根路灯时,中也怒了,右脚一跺操纵着重力直接飞向目的地。

在各大写字楼上来回穿梭,找了半天,中也才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那个酒吧。也好,这里人少,他这样子最起码不会引起人注意。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中原中也整理了一下自己衣着,定了定神,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

woc!

这家酒吧的内外风格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啊!黑金的朋克风格设计,缤纷炫目的LED灯,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各色男女,觥筹交错,举酒碰杯的声音吵的他太阳穴有点儿疼。他一边揉着头一遍躲避在身边来回走动的人,一边寻找着那个目标,突然,一个醒目的颜色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太宰治?!

他怎么在这?!

中原中也有点不可思议的移到太宰治身边低下身来观察他,卡其色大衣挂在椅背上,脸色潮红,一身酒气。

他奶奶的脸上还特么一堆口红印!!!

!?!?!?

中原中也刚想给太宰治一个巴掌的时候,向是感觉到了什么太宰治自己先醒了过来,他动了动身子,进而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这才发现身边站着的中原中也。

“呦,小矮子,(嗝~),你怎么来了,(嗝~),酒吧禁止未成年人出入…”

中原中也已经很不爽了,花费自己休息时间来见一个人而且还堵车,而且还没有车位,而且还是个醉鬼,而且还被女人亲成这样。

还TMD是自己最讨厌的太宰治。

老天爷是诚心要气死我吗?

中原中也气的懒得怼他,一把拉过他的胳膊猛地拽起来,本酒喝多了酒的太宰治重心不稳,再加上身高差,整个人都摔在了中原中也的身上。

“...太宰治他妈的给老子等着”

中原中也架过太宰治的手臂,另一手拿着他的大衣离开了酒吧。

高楼聚风。一到室外,呼呼的冷风迎面拍向中原中也的脸。无奈身上背着一个无能力者,中也没法用异能控制自己的帽子跑掉,也无法控制重力直接回到车上,只得用空着的手把帽子拿下来一步步走回去。太宰治的全身重量还压在他一个人身上,中也真想把他丢在这里不管了。

他是靠什么走出来的他自己都不清楚。或许是因为他良好的个人素质,又或者是因为多年的情谊。总之他背着太宰治走了出来。在途中太宰治还未醒酒醉话胡话真心话全部一股脑地倒而中原中也。

“小矮子你怎么来了?”

“小矮子你怎么这么矮?”

“诶你在背我啊?”

“放我回去我还能唱!”

“啊中也中也,好讨厌啊~”

“中也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我啊!”

“诶这么没反应呢?是不是默认了?”

由于身高差异,太宰治酒后吐出热气全部落在了中也的耳后,发酵过后的酒精味道和身上人喘息、交流时吐出的热气,弄的中也身体像有电流经过一样全身发麻,他努力忍住自己已经控制不住的颤抖一路向前,终于,到了一个人相对少的地方了。

中心广场

中原中也一见喷泉就吧太宰治放到在地上自己坐在地上呼呼喘气。看着似乎还意尤未醒的前搭档睡的毫无顾忌而自己却遭到路人眼神质疑最后还累得满头大汗。

我欠谁的啊!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中原中也向四周看了看。

嗯。没有情况。

他悄悄空出一只手,伸向水池里。

重力操纵!

“唰啦!”

冰凉的水流“从天而降”终于唤醒了醉酒的太宰治。受到冰水洗礼的太宰治一个机灵从地上坐了起来,捂着头甩了甩淋湿的头发,不解地看向对方。

“woc中也你下手也太狠了…”

“呦,你终于醒了”中也冰冷的语气从空气对面传来。

“今晚让我看了一场戏呢,太宰”中原高傲地从水池台上站起来走到他眼前,单手挑起他的下巴钻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穿透他仍有醉意的色的眼睛。

太宰治似乎还是没有情绪过来,根本没理会中也的话只是一个劲捂着头揉。中也感到没趣了,把他的大衣扔到他的头顶上转身:

“给你,快回去吧,我还要…”

“呃!”

中原中也死死地盯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太宰治一动不动。

“噢呀,中也真是不小心啊,竟然这么责备地把我给背了回来,真是很出乎我的意料呢~”太宰治满意地看着被自己的大衣裹在自己怀里的中原中也,不禁笑了出来。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衣服,另一只手滑过中也的脸颊直到嘴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中也现在可别乱动哦,毕竟这是外面,而且你身上半悬空在喷泉池里,如果中也不抓紧我的话,哪怕用了异能力也还会成为落汤鸡的哦,虽然樱花已经开了但是这可是三月啊,会很冷,会感冒哦…”

“你!…”

中原中也死死地拉着太宰治的衣服无言以对。他说的没错,自己下半身还在他那里,最要命的是他的一条腿挤在自己两腿之间不安分地蹭着,中也的脸一点点地变红,不知是因为太羞耻还是欲望的点燃。他的眼神渐渐开始迷离,拉扯着太宰治衣服的手渐渐感到无力。

太宰治的手不安分的玩弄了一会儿中也的唇后一路向下移去,见中原中也的眼神上水雾缭绕,太宰治把撑着衣服的手移到了他的被后。被刚才的水浇湿了的上半身往下滴着水,不知是汗珠还是泉水的液体透过布料的层层印染,汗味酒味和中原中也衣服上古龙香水的味道混在一起。已经分不出谁是谁了。

太宰治脸上的唇印因为水的原因淡了不少,脸也花一块白一块。中原中也看不起去了,努力抽出一只手,抬起伸向他的脸。

太宰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惊讶地瞪着他。

“什么样子,被女人们亲成这样。”中也没好气地擦着他的口红印。“成何体统。”

“是是是。”太宰治安静享受着中原中也的爱护X

“诶这个怎么擦不掉啊?”中原用力地抹一个在嘴唇上的粉色印记,可只抹到嘴皮都红了,也没见淡。

“看来是防水的呢,一会儿找大姐借卸妆油去...唔!”

“扑通!”

“有人掉进水池里了!”

中原中也今天真倒霉

莫名被太宰治吻还一个重心不稳掉水里本想踹开他的中原中也这下只能紧紧的拉着他,任他的舌肆意翘开他的贝齿侵略着。

尽管水池只有不到一米深但他们愣是体验到了溺水的恐惧感。中原中也睁开他钴蓝色的眼睛在水下望着太宰治。太宰治则也睁开他鸢色的眼睛,藏不住的笑意。一手拉过中原中也的腰,一手按住中原中也的头,继续深入。

现在你只能依靠我了。

这么大好机会不用的男人简直活该孤独终老。

舌与舌的纠缠。太宰治的舌头灵活地撬开中也的贝齿。舌尖还不安分的扫荡对方的上鄂。中原中也想开口大骂可无奈这是在水下,一张嘴还会有水进来。交换着彼此呼吸和情欲。

“唰啦!”

“咳咳咳咳咳…啊哈…哈…哈…”

“哎呀,啧啧,现在好了,不仅我唯一幸存的衣服湿了连中也也变得这么湿了。”太宰治笑着抱着还在平复呼吸的中原中也跨出水他把他抱在怀里坐在水池边。

“哈…哈…恩…太宰…”

“中也。”太宰治又一次凑到他前面。

“那不是口红,是樱花棉糖”

“你的唇,也染上印记了呦。”

虹色

虹色
下雨了。
灰色的天空死气沉沉地低笼着城市,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本就没有什么色彩的现代都市被一片暴雨所笼罩,钢筋铁骨铸成的楼房更是尤显压抑,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不爽。
中原中也压低了帽子,撑起一把黑色的雨伞,冲进了风暴中。
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现在却阴霾大作。果然是变天比变脸还快。
中原中也不悦地啧啧嘴。甩了甩雨伞上的水,才把它放进了车里。踩油门出发。
天空越来越黑了,就像港口黑手党的颜色一样。本就黑色的心情加上黑色的天气,得了今天算是没好气过了。
中原中也也不知道今天他为什么这么不爽。刚刚在部里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骂哭了好几个女下属,搞得最后还是芥川龙之介帮他摆平的。还好没有惊动了森大人,不过红叶大姐也给他使了好几个眼色,临走出大厦时还把他拉过来跟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发脾气的中原中也自知理亏,所以尾崎红叶罕见的以批评的口气劝说他时,他没有还嘴。
“我知道了,大姐,今天多谢你了。”
“唉。”
尾崎红叶心疼地揉了揉中也的头发,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慈爱。果然一提到中原中也,红叶大姐的母性心理就会爆发。
“中也还年轻,要多注意身体,我的意思是让你少发脾气。”
“是,我明白了。”
中原中也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刚才又连闯了几个红灯口。自己也并不是讨厌下雨,虽然路气越来越大但是他本人还是很守交通规则的。除非黑手党有重要情况紧急处理,否则他绝不会轻易破坏规则。
得,又得找太宰治的那个朋友来帮自己抹摄像记录了。
不自觉想到这里的中原中也这才猛地回过味来。
我操,我怎么又想到那个混蛋了。
烦躁地砸了一下方向盘,中原中也靠着马路边把车停了下来。也不管刚才在他车后摁喇叭的人有多少,他干脆直接下车,也没锁,伞也没拿,就这么直接走进了雨里。
雨势还是未收敛,就算戴着帽子,头发也还是很快地湿了。被雨水浸湿的橙色头发顺从地贴在脑后,身上披着的大衣此时也紧紧地粘在自己身上。像胶水一样。
啧啧,真麻烦 。
中原中也抱怨着自己。没办法,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反常地做。
或许是因为今天是雨天吧。
灰色的天空难免给人灰色的心情。
中原中也开始自我安慰。
真的,真不是他搞色彩歧视,只是今天恰巧不知怎地,就是那么的不爽。
不爽,
不爽 。
不爽!
中原中也烦躁地踢开前面路上的小石子。
等等,小石子!?
中原中也猛地从自己的幻想中回过神来。原来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走了很远了。当他回头看向后面时连车都看不见了。而且,
这里是哪里啊!
我怎么开到这个荒山上的?!
中原中也颓废地一屁股坐在路边道牙子上,反正也没人管我,就让我一次性疯狂个够吧。
雨滴顺着他的衣服,头发往下落。
孤独,
强烈的孤独感包围了他。
为什么?
明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了....
诶?雨停了?
中原中也从蜷缩着的膝盖间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米色的大衣。
这人品味怎么跟太宰治一个德行。
“呀,中也,好久不见啊。怎么有这雅兴来雨中漫步,难道是想写诗陶冶情操了吗?”
熟悉的坏笑从头顶上落下来。
这他妈的..!!!
“太宰治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
中原中也一个拳头不正不巧正好打在太宰治的腹部。拿着伞的手瞬间没了力气,全部神经线路集中在腹部的突然暴击上,太宰治疼的直接半跪了下来。
“痛痛痛痛!中也你干什么!”
“没什么,确定一下我不在做梦罢了。”
“那为什么要打我啊!”
“因为你话多。”
“不应该是因为你想我吗?”
“哈,老子一个人过得很好”
“别装了中也,我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
“石子,哭泣。”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趁着中原中也走神的功夫,太宰治赶忙重新拿好雨伞撑在两人头顶上,刚才的松懈造成自己也成了落汤鸡。
唉,
看来这里也不能殉情了。
太宰治伤心地想到。
“中也真是太不小心了,违反交通规则不说,还把这么贵的车随便丢在街上连锁都不锁。还好我开的快不然你的车就等着挂失吧不过小矮子你这俩小短腿走的倒是挺快啊...”
“!什么时候。”
“从你出了大门口开始,我就已经观察到你了。正好今天有份文件要我给boss送过去,没想到远远的望见你拉着张脸这么暴力地对待爱车我就知道不对,只好跟过来咯。”
说着,太宰治还笑眯眯的在他眼前晃了晃车的钥匙圈。
中原中也彻底懵了。
反正也这样了,破罐子破摔吧!
中原中也一把拉过太宰治就是一个吻。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措手不及的太宰治差点又没拿稳伞,这还是他第一次输在接吻上。
对方还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中原中也的吻并没有深入,只是待了待就松开了。中原中也全身脱力地躺在太宰治的怀里。太宰治奇怪地问。
“怎么了,中也?”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吻你可以让我冷静下来。”

中原中也淡淡地解释到。

“是嘛...”

太宰治又笑了。丢下了手里的伞。

“喂伞唔!”

是太宰治的舌。

激烈的吻。仿佛是把刚才的账一起算了一样,如同暴雨一样的侵蚀,席卷着中原中也的口腔。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彻底淋透了的两人互相依偎在对方怀里靠着车坐下。

彩虹出来了。

像一座七色的仙桥,带人进入云的彼端。

太宰治笑了笑揉了揉中原中也的头发。

“那就让我们一直进行下去吧。”

当然,两人说好的一起交文件回去结果开车兜风还殉情的感冒二人组的故事,就是后话了。

今天的横滨依旧五彩缤纷哟

虹色,就是那种差不多暖橙红的颜色,跟中原中也的头发一样。意味着雨过天晴好事来临。

雨天,根据心理学调查,雨天心情不好的人比晴天心情不好的人多了一倍。